爱驰汽车,命悬一线还是一线生机?

“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孙子•九地》

汽车品牌最会讲故事。

三年之前,时任爱驰汽车董事长的付强曾迎着初冬时节黄浦江面吹来的阵阵寒意,在历史斑驳的上海造船厂亲口讲述那段独属于爱驰汽车与两个“蓝血汽车人”的热血往事。

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付强,由于父亲在吉林大学为苏联汽车专家做翻译的缘故从小便对汽车耳濡目染,也让这颗自年幼时就扎根心灵的种子终于在高考选专业时开了花。

数十载兜兜转转在奥迪、斯柯达、奔驰、沃尔沃久经沙场的付强,在本该知天命的年纪却遇上了另一位拥有着象征智慧“蓝血”的挚友,在同事的撮合下一见如故。

“当时我与谷峰在上汽顶多算是点头之交,而我俩都熟悉的这名同事在各自聊天时发现,我与谷峰对未来整个行业的看法高度一致,并且也都处于各自新事业的起步阶段,于是便萌生了撮合我俩大干一场的想法。”

合作多年以后,谷峰也把两人这段茶余饭后的趣事讲给付强听,说他们在告别之后谷峰驾车来回几次都错过了那条回家的岔路口,只因彼时他的脑子里全部都是与付强刚刚聊过的创业之事。

好一幅高深流水琴瑟和鸣。

然而岁月蹉跎,即便知音如伯牙子期也最终难逃命运的曲终人散,回首再望汽车江湖中属于“蓝血汽车人”的情怀佳话早已成为杯中绝唱。谷峰在2020年出走百联,而付强也在爱驰汽车最近一轮数亿美元的融资之后变换了角色。

2022年元旦假期刚刚结束,经历C轮融资之后的爱驰汽车核心高管团队发生剧烈变革,作为本次融资方的陈炫霖接替付强成为爱驰汽车的新任董事长,并且引入上任蔚来汽车发展副总裁张洋担任CEO,而付强本人则退居总裁一职。

通俗点说,爱驰汽车江山易主。

在本轮融资之前,爱驰汽车曾经先后累计完成7轮融资,投资方阵容包括宁德时代、金浦投资、滴滴出行、沙钢集团,并且由新任董事长陈炫霖实际掌控的广微控股也曾参与过2018年的A轮融资。

仅从账面上看爱驰汽车每年都能获得不同资本抛来的橄榄枝,然而实际上公司一直都是在生死的边缘线苦苦挣扎。

数据显示,2020年爱驰汽车在国内累计销量仅为2600辆。“我们前期的销售渠道都已经铺开,但疫情突然来了,很多营销活动都不得不暂停,连日内瓦车展都被取消无法参展。”

尽管付强将2020年的销量滑铁卢归咎于新冠疫情带来的余震,可是2021年月均不足300辆的交付成绩单依然无法成为爱驰汽车的那块遮羞布。

甚至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只为能够“活下去”的付强还曾经向公司上下发出过“不论岗位,全员营销”的悲壮诏令,然而在付强眼中的天经地义的带货行为却让普通员工无故背上了营销KPI,一时间闹得整个公司怨声一片。

由此在爱驰汽车朝不保夕的境遇下,陈炫霖以及其背后东柏集团带来的现金流扮演着救火队长的角色。只不过这位救火队长似乎并不再满足于做幕后功臣,而是从付强手中接过董事长的接力棒亲自站在了聚光灯下。

陈炫霖年少的时候就远赴英国留学,18岁不到就开始独立闯荡世界。2006年前后在英国读书的陈炫霖敏锐地察觉到国内股市触底反弹的契机,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依然决然问父母借来了可观的资金,并且在短短一年时间就收获了很多企业家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巨大财富。

在迅速完成原始财富积累之后,陈炫霖从股市迅速抽身并利用先前赚来的巨额资金成立了专业的投资公司——广微控股,也就是曾经先后两次将爱驰汽车从死亡边缘线上拉回来的源头活水。

“低调、务实、聪明、勤奋、善于把握机遇和创新,是解读陈炫霖其人的几个关键词。”

新任领导班子的另外一人张洋,也曾是之于蔚来汽车如同李斌、秦力洪等不可或缺的角色之一。

彼时作为蔚来汽车发展副总裁,张洋曾在2019年的至暗时刻真情流露,同时也表达了自己想要如何挽狂澜于既倒的构思。

“对蔚来而言,我们不仅从整个节奏上调整,也包括整个运营效率的提升。”

“首先车企要有好的产品,下一步才是找要找到支撑品牌的内生动力。”

“正如李斌所说,汽车不是赢者通吃的市场,每一个品牌都有自己的受众。”

“从长远来看,造车马拉松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融资是很重要的,车企需要有这样的能力。”

陈炫霖和张洋的这套组合拳切切实实地打在了眼下爱驰汽车的痛点上,同时陈炫霖背后的投资公司可以提供强大的现金流作为保障,而张洋与蔚来汽车患难与共积攒下来的真材实料,恰好也是在为爱驰汽车缺乏产品特色与互联网思维,以及前任领导班子遗留下的管理问题对症下药。

然而必须客观看待的是,在陈炫霖与张洋身上并不具备如同李斌、何小鹏等创始人身份的光环加身。这也意味着爱驰汽车更像是二人之于新能源赛道上的一枚棋子,而不是可以赌上身家性命全力ALL IN的亲儿子。

首先就是曾经作为创始人兼董事长的付强,在本轮融资之后对于爱驰汽车的影响力日渐甚微,并且还有消息爆出付强或将调离现有岗位,转而负责爱驰汽车的生产制造业务。

再者就是陈炫霖还有一家由广微投资实际控股的上海万象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目前重点打造微面、城市物流冷链运输车及氢燃料运输车等新能源物流车型,客户包含京东物流、菜鸟物流、顺丰等头部企业,并且在2020年高位登上新能源专用车排行榜。

商人从来不会只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相比万象汽车在新能源专用车市场的风生水起,爱驰汽车则更像是陈炫霖布局新能源乘用车赛道的机会使然,似乎总是缺乏了那么一点如同蔚来、小鹏般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畅快使命感。

对于目前市场上的大多数资本而言,像爱驰汽车这种底子又好,可塑性也强的现成货并不好找。要么就是已经做到头部势力,黄袍加身;要么早就已经一地鸡毛,黯然离场。

反观爱驰汽车旗下U5(配置|询价)系列已然正式量产,爱驰U6、U7 ion整装待发,并且坐落于上饶市经济开发区的智慧工场也是基于整个行业的最高标准打造而来,无论是产品布局还是工厂背书相比某些头部势力也不曾多让。

爱驰汽车真正缺少的是一个能够引起消费者产生共鸣的有趣“灵魂”。

当陈、张二人这套对症下药的组合拳完整打下来之后,爱驰汽车仍有大片肥沃土壤尚待开垦。毕竟就连遁入美国的贾老板都能凭借PPT上的FF91实现在纳斯达克敲钟的梦想,更何况实实在在只是在内卷的大环境下有几分直男气质的爱驰汽车。

当孪生兄弟拜腾汽车已经被钉上了“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的耻辱柱,共同脱胎于和谐富腾的爱驰汽车究竟又能够走多远?

中国人愿意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

2022-01-06

2022-01-06